回首頁    回生活回憶文章頁      DOWN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本屬文章  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  不得轉載

 

14期黃龍榜八三一風雲

 

壹、楔子
    在209甘苦談中曾提到民國62年初,曾被派往北竿「八三一」負責管理工作三個月,以我當時的身分是非常不適宜的,27歲、上尉副連長、未婚、帥哥一個,報到當天就曾引起一場騷動!
當時「八三一」是由駐防北竿陸軍及防砲各營輪流負責管理,62年輪到防砲時很不巧的營部少校作戰官、後勤官都即將退伍,其他參謀都是二十出頭的少中尉,第一連副連長是13期學長、長官不放心他,第三連副連長是候補班的對帳目沒慨念,第四連在南竿,祇好由我披甲上陣往平常不敢涉足的女人堆裡衝啦!那時正要考正規班抱著到那兒看書的心態去,事實上並不是如想像的那麼單純!

黃龍榜-任209營連長時英姿

貳、時代背景
    「八三一」是經國先生擔任總政戰部主任時所成立的,「軍妓」、「慰安婦」、、、全世界都有,這是戰爭時期產生的衍生行業並不稀奇,當時大陸來台的軍士官大都在三十出頭,正值青壯年。撤退時除了高官、後勤單位那能攜家帶眷?以當時微薄的幾百元薪資想成家立業,簡直是天方夜譚!他們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慾,保守的可以自慰但如遇上誘惑或一時衝動怎麼辦?所以強姦、雞姦等色情事件層出不窮。

 

    俗語說:雙賭單嫖!嫖妓在當時保守的社會是見不得人的,只好一個人偷偷摸摸嫖,「八三一」剛成立時很多人也都不敢去玩,後來才由指導員〈後來改輔導長〉帶隊,大家怕遇上熟人丟臉都拿鋼盔排隊〈那時外出必須戴鋼盔〉,輪到你買票時才上去,當時一定是很有趣的景象!
 

叁、經營方式
    「特約茶室」是由軍方提供場所委託民間經營的方式營業,先從外島開始。後來台灣本島大營區附近也都相繼成立,這些「女服務生」在外島的是透過基隆、高雄的特定介紹所聘僱,手續完成後即送往金門﹝山外﹞馬祖﹝南竿﹞然後按缺額統一分配至各茶室,一定時間後可申請輪調,期約屆滿可返台或續約。  


    每間「特約茶室」由軍方派一名軍官負責,賣票、驗票由同一單位單位派資深士官擔任,其他還有醫官、憲兵班長各一名,以維護這些「女服務生」的健康保健、及每週身體檢查和營業時間的秩序。民間則有出納、廚師各一名及工友若干人,廚師負責工作人員及「女服務生」的三餐,一般來說她們只吃早餐,午、晚餐只拿一些飯其餘她們會準備一些自己喜歡吃的菜或燉些補品自行解決!


    每天營業前賣票的士官會來領票,分軍官、士官、士兵三種票,自早上0800至1130下午1330至1700晚上1800至2000營業,當時有單打雙不打,單號晚上不營業,如分軍官部、士官兵部則按身分至各場所購票入場,如未區分則按階級分別購票入場,但晚上不分階級一律得買軍官票,百姓亦可進入,購票後由驗票士官驗票按燈號入房,當天營業結束後賣票士官把剩餘的票及售票金額當場結清繳回,鎖入保險箱。

 
    「女服務生」每日收取的票自行保管,每兩週結算一次按三七分帳,她們拿七分繳公三分,這三分是要支應伙食費、醫療費、廚師、工友薪資而非抽成。軍方派遣人不拿薪資獎金,帳目算錯自行負责。


    每星期四清早由醫官作陰道抹片檢查,八點上莒光日,檢查結果沒出來前不得營業,如有那位有問題﹝一個+﹞可營業治療即每天上班前先打一針,﹝三個+﹞即停止營業五天每天要打針吃藥,﹝三個+﹞的醫官會先打電話回來報告,然後想辦法把她騙出房間再由憲兵班長及工作人員搜查她房間,把安眠藥、鎮定劑、、、拿走,要不然她看到結果一定抓狂,酗酒、剋藥、割腕、、我都遇過,很累耶!


    小的離島如金門的北碇,北竿的高登、亮島每兩個月由出納帶數名小姐登島服務,服務生的調補進出亦由出納負責。

 

肆、英雄本色
一、正常男人的發洩:
    設立特約茶室是爲了提供正常男人的宣洩,一般來說未成家的男人以老士官居多,他們無眷可探,一年休假一次頂多到休假中心而已,譬如金門成功休假中心還不是在八三一旁邊!平常充員兵也有,只要蟲蟲作怪就會來!這些人買票後都會靜靜的坐在那兒,看看書報聊聊天或閉目養神〈緊張吧〉然後按燈號入房,辦完事就走「淫」貨兩訖,皆大歡喜。


二、聚餐後集體惠顧
    在外島除了莒光日每天都有部隊休假,中午三五好友小酌後,藉酒壯膽,平日不敢上門的也來了,這些人來了之後會大聲喧嘩,因為有憲兵班長在,大都不敢鬧事。
負責驗票的士官如果看有人失態也會拒絕他入內,以免引起糾紛,有一次有一個傢伙酒後入場,脫了褲子還沒辦事竟然睡著了,女服務生把他叫醒後居然吐的滿床都是,小姐當然抓狂,好不容易把他弄到休息室,請部隊來帶回去。雖然叫工友換床單清掃,小姐也沒心情再接客,整場的業績都沒了當然會大哭大鬧,只好把他請到房間安撫她。遇到小姐鬧情緒,為了不讓他們在營業大廳鬧通常會如此,但有時她們會藉機賴在你床上或抱著你哭,這時要沉著,別以為有機會趁機揩油,要不然以後會有完沒完的。


三、變態的男人
    人一上百形形色色,有些事不是你能預料的,還好那時威而剛還沒上市,不過擦印度神油、金蒼蠅、萬金油、羊眼圈、綁馬尾,多不勝舉一般外戴的東西她們是不接受的,有一次有個傢伙擦萬金油,小姐有感覺但不動聲色,待辦完事,拿比較燙的水幫他洗,痛的他哇哇大叫,另一次有個老士官把陰毛刮掉,剛長出來的時候跟鬍子一樣會扎人,他就去尋芳,氣的那位小姐當場把他打出來,大家不要小看她們,她們身經百戰,在外島有島跑到沒島跑,還會怕事嗎?雖然她們平常有隔閡,但跟客人打架的時候是團結一致的,她們通常在晚餐時會談些今天的鮮事,真是不勝枚舉,有些聽了會令人笑的噴飯。


四、火山孝子
    當時上尉副連長的薪水大概三千元,但一位紅牌小姐來說一個月就有數萬元收入,一天三場就有百來張票,兩場就有八、九十張,不要以為她們真有接那麼多客人,有些人為了討好她們進去一次買個二、三張票,甚至更多,希望得到她們的芳心,有些還會帶些水果,請她們吃飯,〈笨哪!〉但又不能干涉他們。一個月的薪水幾乎都花在那兒!


伍、卿本佳人

一、坎坷童年
    人生的際遇真是令人太難預料,每個人同為父母所生,理應都有上蒼相同的眷顧,奈何這些女服務生(真正她們在身份證上登記的是侍應生),偶而在閒談中或酒後,有意無意的會吐出她們的心聲,說出幼年的遭遇,有些是養女、私生女,有些是小學畢業及被誘拐或販賣至煙花界,因而墮入風塵,從此便失去了歡笑,在歡場中沈淪。


二、褪色的青春年華
    自從她們第一次接客後,即脫離不了鴇母的壓榨,黑道的欺凌,有一首悲情的台語歌,唱到最後都會叫一聲:「阿母,十萬科(元)啦!」這是她們最貼切的寫照,十七、八歲,甚至二十歲是女人一生中無憂無慮最亮麗的年華,奈何她們只能日以繼夜的被摧殘,無任何的歡笑!有,只是虛情假意的奉承討好客人,難道她們不想遇上白馬王子結婚生子,過著美滿的生活嗎?但想嫁的人家不要她,想娶的她不想嫁,更殘忍的是有一位向我吐露從她月經來潮後鴇母就強迫她喝下一種中藥,自此她便不曾懷孕!


三、孤芳自憐
    單號的晚上比較有時間跟她們聊天,只要不到坑道中躲砲宣彈,她們就會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聊天的聊天、喝酒的喝酒、打麻將的打麻將一般來說我是禁止她們賭三公、梭哈,衛生麻將十二點前結束,我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絕對禁止工作人員和她們一起賭,她們偶而也會起衝突打架,我和醫官都會站在中間把她們分開,她們也很「敬畏」醫官,因為每週的體檢都操在他手中,有一次我的汗衫還被撕破過呢,「賭」,對她們來說是一個傷害,聽說別間「八三一」有位小姐在外島做了十幾年還在還賭債,奈何那時外島沒什麼娛樂,除了這些還有什麼消遣呢?


四、期待天明
    照理說她們每個月有這麼多的收入,做個幾年洗盡鉛華從良不是很好嗎?事實上除了少數會匯款返台寄給親人,其餘的還不是阮囊羞澀,她們除了從事這種行業其餘一竅不通,所以經年累月的在金門、馬祖打轉!甚至有一位還表示:年老珠黃不能做時,就買一個「查某矸仔(養女)」依靠,天哪!難道又是醞釀一個不幸故事的開始?今天適逢母親節祝福天下的母親快樂,但也期盼天下的父母能讓自己的子女快樂成長,幸福快樂!

發表時間:(一) 2007/05/08 18:29:13 (二)2007/05/09 13:34:44 (三)2007/05/11 14:08:39

相關文章:14期黃龍榜209甘苦談

 

回首頁  回生活回憶文章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