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生活回憶文章頁       DOWN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本屬文章  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  不得轉載

18期郭啟齡:回應八堵油庫士兵暴行事件

這是一樁令人不堪回首與傷感的暴行事件,案發於85124日;凡待過防砲警衛部隊的官兵,誰不知當時的時代背景:營舍老舊、環境簡陋、任務繁重...,警衛任務除了站衛兵還是站衛兵,各陣地分駐於基地或庫區內,尤在環境與任務方面,與社會大眾公認的「空軍少爺兵」形成強烈的對比。該連斜對面即是油料中隊,任務性質相形之下,我方當然是相當艱苦的部隊。

18期郭啟齡

    這一起不幸事件,肇致三死三傷,死傷官兵的家屬,情何以堪;現場慘不忍睹,該連士氣幾近癱瘓,情緒趨近崩潰與恐慌。當天各級長官陸續到達指導外,監委與立委計九員先後到場關切。
   
當天的我,早上原訂赴醫院執行戰院考試體檢,雖座於官兵餐廳但未進食,0715時接獲狀況,即趕赴現場,執行現況了解掌握、任務編組、安撫軍心....等等的善後處置、負責監委與立委說明報告、赴總部檢討會、赴醫院探視慰問、赴殯儀館協處,直到凌晨0045時返回指揮部,整整一天未進食,這真是不堪回首的一日。
   
入伍前抽的是空軍,即以一副少爺兵的姿態入伍,當新訓結訓前分發抽籤,若抽到防警部隊,往往如晴天霹靂,隨即產生排斥心理,這是可以理解的;故需要部隊幹部不斷的關懷與指導,更重要的是家長的鼓勵與支持,即使有認識相關人士,亦請避免動用關說;否則只會讓其無心適應面對,滿心期待調換單位《採公開抽籤不可能再調整》,嚴重阻礙其成長機會。

空軍八堵油庫士兵暴行事件原文 

    民國八十五年駐防空軍八堵油庫的警衛第四營一連發生士兵蔡照政暴行槍殺長官、同袍後自戕慘案。

    蔡兵是大專兵,基本學識與體能狀況甚佳,儀態也不錯,到連後被分配擔任營門哨執勤,與同哨相處互動尚好,因家境貧困,一心想於退伍後謀一份好工作改善家裡經濟狀況,他認為如能考取民航機師,是達成願望的最佳捷徑,因此期盼服役期間仍能繼續閱讀語文書籍與運動健身,以順遂生涯規劃。

    無奈事與願違,該連生活環境擁擠不堪,寢室床連著床,連張書桌都擺不下,又勤務排班密集負荷甚大,根本無法讀書,因此透過父母找人關說希望能調為連部業務,結果沒能如意;蔡兵得知不能調動後,情緒十分低落,想請臨時假返家詳細詢問父母,當日恰巧連長、連士長休假、副連長外散,僅輔導長在營,結果輔導長非但未准他假,竟還自己落跑不假外出,蔡兵氣憤整夜未睡,隔日早晨輪值7~9班衛兵,於二樓領用步槍及實彈彈匣後,下樓梯之際將彈匣裝上步槍,俟帶班集合驗槍時,直接拉拉柄將實彈上膛朝帶班開槍,第一槍未擊發,立即退子彈再裝填,第二槍將帶班打死,這時其他上哨衛兵與正在戶外集合場附近用餐(當日中山室陳列裝備裝檢)的士官兵一哄而散逃向油庫區,僅有輔導長與行政士兩人在內用早餐(副連長逾假未歸),行政士聽到外面槍聲已有警覺,再看到蔡兵持槍走入,即一個箭步自側門躍出,此同時蔡兵以全自動連射三發,行政士右手拇指尖遭子彈輕微擦過,僅淤血0.2公分左右,但逃過一劫,輔導長則因背對外反應不及,遭兩發子彈擊中當場死亡,蔡兵再走入連辦室,朝內連射兩發,一發打穿一名正要跳窗逃出的士兵膝蓋後方,該兵掉落窗外,被對面二油中隊的士官兵以悍馬車救走,另一發打穿參三上臂肌肉,但對抱頭蹲於地的參一卻未再開槍,然後蔡兵走回中廊對自己下顎開了一槍,當場血液、腦漿、顱骨碎片、頭髮四濺死亡,中山室、走廊地板全被血淹滿。

    暴行案發生後,該連已無軍官,連長傳令兵跑到營區外打電話回報營部,方才有人前來處理。當天慘到全連都嚇癱瘓了,連屍體都是營長跟一名下士搬運的,而那死亡的輔導長妻子尚懷有八個月身孕;這件慘案除了上述原因外,另外被打死的那名輔導長,原係在桃園機場警衛營服務,因不假外出與貪小便宜,曾遭行政處份十餘次,而他的營長向頗有私交的司令部政戰主任報告此情後,竟未周詳考慮,就將他調到八堵連,調職後惡習不改,是士官兵眼中的爛官,該連獨立偏遠,連長本質學能甚差,副連長已屆退伍,輔導長素行不良,且連上又因缺員無軍官排長,士官兵心緒反應無人聞問關心,如此各種不良因素集於一處,終致爆發不可收拾的慘劇。

後記:案發後,監察院康寧祥委員主動申請調查,空軍總部始知事態嚴重,除立即下令八堵油料中隊調借空置未用小寢室廿間供警衛連士官兵使用,另緊急發包興建二層樓的警衛連兵舍一棟,後勤部更在五天內,將該營缺裝多年的陣營具、經理被服製品全數補齊或更新,排級軍官平衡調整,但亡羊補牢,為時晚矣。

文轉載自http://tw.myblog.yahoo.com/jw!MIxcsNWTEkIkry7LP1z2/article?mid=29&next=28&l=a&fid=5 

發表時間:2008/08/28 12:47:30

相關文章:20期郭政隆:警衛連的暴行血案

                                

回首頁  回生活回憶文章頁    TOP